加強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監管需除內憂解外患

盤和林 原創 | 2019-06-11 16:44 | 收藏 | 投票 編輯推薦
關鍵字:證監會 科創板 

  據證監會微信公眾號6月5日消息,2016年至2018年期間,共處罰上市公司信息披露違法案件170件,罰款金額總計20,161萬元,市場禁入人數總計80人次,追責對象涉及董監高、大股東、實際控制人共計1202余人次,共有113名責任人員被處以頂格罰款處罰,向公安機關移送涉嫌犯罪案件19起,積極支持人民法院審理虛假陳述民事賠償案件,對上市公司信息披露違法行為形成強有力震懾。

  從經濟關系上看,上市公司和投資者之間存在一種契約關系,上市公司按要求,真實全面的披露信息,投資者根據信息,自主判斷選擇投資標的。上市公司有責任和義務保證信息披露的真實性,有效性,否則就違背了契約精神,侵犯了投資者的權益。

  同時,上市公司履行信息披露更是一種法律規定的強制義務,證券發行人必須按照招股說明書中的承諾,遵守有關規定在公司持續性階段中依法披露公司信息,這不僅僅是一種契約約束,而是法律的強制性規定,違背該準則將面臨嚴厲的處罰。從信息披露的重要性來看,在證券市場中,信息是聯結投資者和上市公司的紐帶,也是資源優化配置的保證。根據信息,投資者所代表的市場選擇機制將會“用腳投票”,遴選出優質的上市公司,而逐步淘汰業績較差的公司,從而實現市場有效。但是,公司偽造、回避披露信息,那么就會造成“酸檸檬”現象,巨額違法收益將會將踏實經營的公司驅逐出市場,從而失去了證券市場調配資源的意義。

  因此強化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監管,提高信息質量至關重要。

  首先,要除“內憂”,完善公司內部治理,約束高管行為。很多公司內部治理機構不完善,股東大會、董事會、監事會職責混淆,形同虛設。股東大會是公司的權力機構,董事會是公司日常決策的機構和執行機構,信息披露義務的實際履行人為公司的董事會。可見,三會是公司信息的發出機構,控制著信息的來源,如若他們操縱信息披露,發布虛假信息,那么就如同上游被污染的河流,下游的任何治理方法都將難以奏效。

  其次,要解“外患”,強化中介機構監管,發揮市場“看門人”的角色。如果說三會是上市公司這條長河的上游,那么中介機構就是這條河各個位置的水利樞紐,監控每一個環節的“水質”,一旦河流被污染,應及時上報。但是,根據此次證監會披露的信息,三年期間共對10家次證券公司,17家次會計師事務所,4家次律師事務所,6家次評估機構做出行政處罰,罰沒金額高達2.75億元。可見這些監控機構并沒有充分發揮他們的作用,反而對違規信息置若罔聞,甚至勾結縱容。

  市場上大部分投資者都缺乏判斷信息真實性的能力和條件,而中介機構正是他們的“顯微鏡”,一旦顯微鏡出現問題,投資者進行投資決策就如同霧里看花,難以做出理性行為。當然,在此過程中的制度設計也關乎監管政策的實施效果。

  實際上,上市公司與監管部門兩者構成了經濟學上的博弈關系。上市公司所秉承的理念是“監管先定,違規后動”,跟據設定的監管強度在違法成本和違法收益之間權衡。只有當監管強度所約束的違法成本大于收益時,信息披露制度才能夠約束上市公司行為,否則就是監管無效。所以,監管部門需要通過增加檢查頻率,提高檢查質量,加大處罰力度的方式提高違法成本,縮小監管無效區域,規范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行為。

  竊以為,近幾年來,隨著制度的完善和政府的重視,監管部門在排解信息披露的“內憂外患”上已經卓有成效,但與理想狀態還有一定的差距,提高信息披露質量,幫助投資者“撥開云霧見日明”依然任重道遠。

個人簡介
盤和林,中南財經政法大學EMBA浙江教學中心主任,杭州市青年聯合會委員,先后在廣州日報集團、人民日報社華南分社、浙江日報集團做過記者,在知名集團公司擔任過策劃總監等職。
每日關注 更多
贊助商廣告
五子棋怎么玩